陝西6up撲克之星建築設計有限公司

激活文化魅力 用規劃設計美好城市

公司擁有建築、市政、城市規劃設計等資質

谘詢服務熱線

029-89107770

這幾年的雪,為什麽總是下得那麽“任性”?

作者:admin 發布日期: 2019-02-16 二維碼分享

      近年來,北京有哪些“任性”的降雪?

     苦苦等待不見蹤影,它卻打破常規突然來臨。2019年春節,北京在經曆長時間無雪之後連降三場瑞雪,中央氣象台首席預報員陳濤認為,此輪降雪是由於南支槽東移,將水汽向北輸送,加之渤海地區有東風將水汽輸送過來,冷暖氣流交匯,華北黃淮地區水汽條件比較好,有利於降雪的形成。

      另外,在眾多網友眼中的一些“異常”降雪在..看來也能接受。2018年4月4日北京下雪,這是近30年來..,春花伴雪,美得讓人驚豔。中央氣象台首席預報員方翀介紹,四月份在北京降雪並不算是非常異常,4月4號在北京曆史上也隻能排到第八,還有更晚的一些案例。

      2018年10月9日,北京正值金秋時節,房山、延慶、門頭溝等京郊山區卻意外飄雪,秋景轉眼之間變成了冬景,群山被皚皚白雪覆蓋,不少網友感慨“太反常了”。

      當然,此次降雪是在山區出現,平原地區並未觀測到。國家氣象中心氣象工程師張峰解釋,此次降雪是由於滿足了三個必要條件:較好的動力抬升條件、較充足的水汽和較低的溫度。當時北京上空的高空槽(引起降水的重要天氣係統,一般與地麵鋒麵氣旋相結合)與鋒麵係統相配合,具備了良好的動力抬升條件;北京北部等地區的相對濕度較高,水汽條件相對更好;受當時冷空氣影響,全市範圍內的氣溫都有明顯下降,下雪的幾座山峰海拔均在2200米以上,那裏的氣溫要比北京平原地區低得多,已經達到了0℃以下。

撒哈拉沙漠降雪,有何異常?

      放眼國外,“任性”降雪也時有發生,其中撒哈拉沙漠降雪尤其搶眼,超乎想象卻又現實發生。在很多人眼中,幹旱、高溫、荒涼是撒哈拉沙漠的固有印象,作為世界上.幹燥的沙漠地帶,本身極其缺水,而且常年平均氣溫高達30度,這裏似乎與雪永遠也不會產生聯係,但是撒哈拉沙漠卻下過雪,而且在曆史上還下過幾次。

      位於撒哈拉沙漠西北部的阿爾及利亞小鎮艾因塞弗拉(Ain Sefra)於當地時間2018年1月7日早上迎來了近30年來的第三場雪。厚度將近半米的白雪為金黃色的沙漠裹上了銀裝,乍看之下還以為穿越到了南極大陸。艾因塞弗拉夏天的平均氣溫在37度以上,冬季氣溫一般在6至12度左右,降雪在當地屬於極端氣候。據記載,艾因塞弗拉所在區域.早於1979年出現過半小時暴風雪,並於2016年12月和2017年1月接連兩次降雪。

      為何會發生這樣的奇跡?有分析認為在2018年撒哈拉沙漠下雪的當天,其千米高空上,有一條“長河”西風帶,這條西風帶的背後是寒冷的極地氣團,而下雪當地所處的海撥又足夠高,加上當地的濕度和溫度又都達到了能夠形成雪花的水平,.終這三個條件完全滿足時就下了一場“不該下”的雪!對撒哈拉沙漠下雪這件事,雖然看起來很反常,但是經過仔細分析後,發現也沒有什麽讓人驚訝的地方。

任性也有“道”,降雪究竟是如何形成的?

      降雪是低溫狀態下的降水形式,簡單地說,水汽是基本,氣溫很關鍵。在水汽充足,氣溫足夠低的條件下,大氣中的水蒸汽直接凝華或水滴直接凝固,這就是雪。

     從大氣環流形勢來看,小雪節氣開始,北半球高緯度地區常有低壓或低槽(從低壓區中延伸出來的狹長區),東移南下時會帶來大規模的冷空氣,我國會出現大範圍大風降溫天氣。如果冷空氣勢力較強,暖濕氣流又比較活躍的話,就可能下雪。

      對於下雪而言,我國北方不缺低溫,隻看水汽,而南方不乏水汽,隻待低溫。要想見到降雪,低溫和水汽必須恰當配合,缺一不可,時機也必須恰到好處。

      強冷空氣經過時,氣溫是足夠低,但有時候會強到把能夠形成降雪的水汽也給趕跑的程度,因此即使溫度低也不會有降雪。而如果該冷空氣相當強烈,並帶著濕氣,即使是1℃至10℃的氣溫同樣可以降雪。



      “任性”降雪,全球氣候變暖惹的禍?

      近年來全球頻發多個極端冷事件案例,如:2009年初,低溫、暴風雪席卷北美和歐洲大部,多地出現嚴寒天氣;2012年1月,歐洲多國出現嚴寒暴雪,僅波蘭就凍死30餘人;2015年11月21日至27日,中國北方地區出現大範圍降溫天氣,河北保定、山東濟南等113站的.低氣溫跌破1961年以來11月.低氣溫記錄等……

這些極端冷事件的發生似乎跟全球變暖和寒潮變少存在些許衝突。對此,有..認為,全球變暖背景下,不同地區的增暖不均勻,北極地區的增暖幅度較中緯度和低緯地區都要大,這使得低緯和高緯之間的溫度梯度變小,並進一步使得歐亞中高緯地區的環流經向度增大,從而讓冷空氣更容易向中緯度區域爆發。

      中國工程院院士丁一匯則表示,全球變暖是一種平均趨勢,如果僅從溫室氣體的增溫效應看,今後全球變暖的速度將會加劇是可能的,但還存在不確定因素,除了全球溫室氣體減排的努力狀況外,尚難確定海洋等產生的升溫或降溫作用到底有多大,即自然因素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減弱或抵消人類活動因素。

      其實,全球變暖與寒潮頻次和強度變化的關係很複雜。目前科學界已經認識到對未來20至30年這種相對短尺度氣候變化預測的重要性,但要明確回答全球氣候近期變化的詳細和可信的演變軌跡,仍需時間來研究。

      降雪是自然現象,很多看似反常的降雪在了解其原理後也會變得正常。從全球範圍來看,近些年的“任性”降雪,尤其是極端冷事件的發生,盡管其背後的深層次原因尚存在爭議,氣候變暖對其影響以及人類應該負多少責任,也許很難有準確答案,但尊重自然、順應自然、保護自然毫無疑問應該是人類的必然選擇,人類家園需要6up撲克之星共同的守護。

      本文轉載自新華網,如有侵權,請聯係6up撲克之星刪除。